热门搜索:

花山虽然扼守住了正太铁路线但是他们守得住六里地外的公路吗

时间:2018-12-29 21:55 文章来源:互联网

  中国的大山里,源义宏钢和他麾下的勇士们在为最后一丝生机做着最后的挣扎,刘团座也动用了近400人的军队布下了天罗地网。
 
    而远在数十公里外的河北重镇石家庄,虽然刚刚是黎明,但第20师团指挥部里,却早已是灯火通明。
 
    作战参谋们纷纷根据站在地图前的川岸文三郎的口述军令向各支部队发出电令,今天,即是第20师团向中国山西东部娘子关地区进攻的日子。
 
    忻口方面板垣征四郎率领的第五师团及配属部队共计8万多人已经和驻守于那里的十几万中国军队开始了艰苦的战斗。
 
    中国山西那位军阀的大炮出乎意料的多,不仅山炮有七八个团,竟然还有150重炮,虽然他们的重炮因为天上帝国空军的威慑不敢随意拉到战场上,但利用晚间炮火袭击也同样给帝国陆军不小的打击。
 
    中国北方派遣军司令官兼第一军司令官香月清司中将已经给位于西线以第20师团为主的五万大军下达军令,令他们全速追击南逃的中国军队的同时攻下娘子关直逼中国山西大城太原,以缓解板垣征四郎部的压力。他们可是面对着近两倍于他们的中国守军以及不逊于帝国炮火的大炮。
 
    “第77联队鲤登行一大佐来电显示到了什么地方?”川岸文三郎一边目光在硕大的作战地图上逡巡,一边问道。
 
    “第77联队已经到了井陉,经过侦查,支那人大概有一个团的兵力在井陉方向防守,还有大约一个团的兵力在井陉县雪花山方向,牢牢控制着通向中国娘子关的正太铁路。”一边的师团参谋长杵村久藏大佐忙毕恭毕敬的回答道。
 
    “哦?杵村君,你怎么看支那人的布置?”川岸文三郎的目光停在地图上井陉县城和距离不过数里的雪花山位置上,貌似不经心的问道。
 
    “嗨意!以职下看来,支那人防守井陉县城为假,为其雪花山防守阵地修建工事拖延时间为真。其以一团2000余兵力与我军对峙,不过为其后的主防御阵地争取时间而已。他们的目的,是希望以地势险要的雪花山为基础,将我军抵挡在娘子关之前,就算抵挡不住,也可以拖延时间,再以娘子关为主建立防线,支那指挥官的意图,就是企图以这种层层抵抗的方式,给忻口那边争取足够的时间。”杵村久藏侃侃而谈道。
 
    川岸文三郎回首望了一眼自己这位去年新上任的师团参谋长,嘴角微翘,脸上露出一丝满意。
 
    做为一名由学术型军官空降到第20师团担任参谋长一职的杵村久藏,在陆军士官学校学习时成绩极为优异,由陆军中尉一职推荐到帝国陆军大学学习时更是为同期59名学员中成绩第二,再以皇家恩赐名义前往欧美等国学习考察,其履历虽然没有什么战绩,但绝对算得上光环缠绕。
 
    不过,这位因为刚晋职为大佐没有像其他师团参谋长一样是少将的大佐参谋长却没有一般学术型军官那些自傲的臭毛病,对上官保持足够的尊崇的同时,还能提出很恰当的建议。
 
    无疑,对于善喜一言独断的川岸文三郎来说,有这样一个参谋长,他会省心很多。
 
    当然了,对于日军来说,因为参谋长的军职往往比师团长低一大截,哪怕是少将,对中将级师团长的制约也近乎于无,基本也就是个传令筒的角色。稍微弱势一点儿的,就连师团下面的少将旅团长都没把同级别的师团参谋长放在眼里。
 
    那就更别说只是大佐的杵村久藏了,他的军职,不过和大部分联队长一样,不像孙子一样对着以强势著称的川岸文三郎,他哪里还在第20师团混得下去?
 
    “杵村君不愧是帝国陆军大学最出色的毕业生,你分析的很对,支那指挥官就是希望延缓我军进攻,企图给山西北部的支那军争取时间抵挡住帝国第五师团的进攻以保住山西。”川岸文三郎点点头。“那杵村君认为,我第20师团应该怎么做?杵村君不要有所顾虑,但说无妨。”
 
    “支那指挥官实在是有些可笑,雪花山虽然扼守住了正太铁路线,但是,他们守得住六里地外的公路吗?我军可兵分两路,一路攻打雪花山顽抗的支那军以彻底打通正太线,另一路通过公路直逼娘子关。无论是娘子关还是雪花山,都是以石头山,极难构建工事,虽地势险要,但在我帝国皇军的炮火下,支那人所有的努力,都将化作泡影。”杵村久藏扫一眼自己顶头上司不知阴晴的脸,略一思索,脸上傲意十足。
 
    的确,拥有十几架飞机助阵和12门105口径榴弹炮的第20师团足以自傲,他们仅用一天,就摧毁了石家庄滹沱河防线近4个师的中国守军的防御阵地。
 
    “呦西,那就依杵村君所言,命令第77联队鲤登行一大佐,于凌晨6时向位于井陉县城支那守军发起全面进攻,击溃支那守军之后守好车站,我军辎重将通过铁路运往井陉,所有作战部队物资将由那里支取。同时,后续跟进的第40旅团第79联队及第80联队各派一个步兵大队进攻雪花山,师团会派出一个野炮兵大队支援其雪花山作战,帝国空军也会派出轰炸机支援。第77联队和第78联队则通过公路向娘子关进攻,师团直属炮兵联队剩余作战部队随后抵达,支援第77联队和第78联队作战。”川岸文三郎随口叙述军令。
 
    “嗨意!”杵村久藏迅速立正记录。
 
    “源义宏钢和他的特攻队发来他们的侦查情报没有?”川岸文三郎突然问道。
 
    “两天前他们进入娘子关地区之前曾发来井陉的守军情报,师团部通讯电台呼叫其数次但始终不见回应,可能是他们为了不暴露目标,野战电台没有开机。”杵村久藏答道。
 
    “八嘎,一帮没用的家伙,如此贻误军机,不知道我军马上就要发动进攻嘛!”川岸文三郎脸上闪过一丝怒气。
 
    “命令师团直属第28骑兵联队,在井陉县攻占成功后,就以最快行军速度向娘子关地区搜索前进,对中国守军部署做出侦查并向师团部汇报,如果遭遇战斗。。。。。。”平息下怒气的川岸文三郎迅速做出另一部署,稍一停顿,继续说道:“相机行事。”
 
    “嗨意!”杵村久藏毫不迟疑地答应了。
 
    这一刻,第20师团上上下下的骄横尽显无疑。
 
    一个日军常设师团的骑兵联队,和独立编制的骑兵联队可不同,人数不过是400多人,4个骑兵中队的编制而已。他们的在师团中的作用,不过是做为机动性极强的侦查部队存在而已。
 
    但面对着云集了数万大军的中国娘子关防区,这位有些自大的日军中将师团长竟然下达了可自主战斗的命令,而那位有些谨慎的大佐参谋长竟然也毫不犹豫的就执行了。
 
    可见,这三个月来在中国平津一带无比顺利的战事,将他们的自信心膨胀到什么地步。
 
    也是,换成任何一个指挥官,一个大队上千人就可以追着对手的一个旅4000多人打,一个步兵联队3000多人就可以对对手的一个师近万人的防区发动进攻,时间长了,谁不会膨胀?
 
    尤其是对于已经开始自命为陆军天下第一的日本人来说,更是膨胀的没边儿了。
 
    被称为没用家伙的源义宏钢不知道,正是他的谨慎,虽然没有让他的五名属下立刻就成为已经撒下渔网的刘团座的网中之鱼,但却是将第20师团另一支骄傲的帝国骑兵送入了深渊。
们,鼻孔都是朝天的,喷的鼻息都跟他们坐下的战马一样,是粗的。
 
 第988章 井陉初战
 
    中国北方的天,总是亮的要比南方晚那么WWW..lā
 
    尤其是在黎明来临之前的凌晨点,天依旧黑漆漆的,可是,在井陉县城,半边天空都被火光照亮。
 
    第20师团下属第39旅团第77联队的炮兵中队的4门四一式山炮和师团配属给他们作战的一个野炮兵大队的2门75口径野炮已经向第十七师的阵地倾泻了超过200发炮弹。
 
    日军现在对中**队作战的方式很简单粗暴,炮兵轰完了步兵攻,步兵攻击受阻就炮兵轰,两支军队之间巨大的武器差距让日军几乎在战争的初期是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人数和勇气,在将半边天都照亮的炮火面前,几乎不起作用。第77联队放在第十七师阵地前沿的仅是两个步兵中队400人,虽然他们面对的是第十七师一个团超过2000人的防线,但第77联队鲤登大佐已经认为足够了。..
 
    在他看来,别说中国人区区一个步兵团,就是一个师,他和他麾下的第77联队也曾经在正面攻防战中击溃过。
 
    不算师团配属的炮兵,他的第77联队可是装备着4门75毫米山炮,0门70毫米步兵炮,门37毫米反坦克速射炮,这些炮足以将仅装备着五六门山炮的中国陆军师送进地狱。
 
    而且,他的自信并不仅仅是来自于数据的对比。事实上,在中国平津等地近3个月的战斗中,无论是中国第二十九军还是中国所谓的中央军,超过十五万的中**队在他们五万余人的冲锋追击中节节败退。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